Initial Thinking

Comunion的创建初心

Comunion 最初的想法诞生由来已久,需要被Comunion 解决的问题也一直存在 ,但受限制于过去的生产力工具、技术范式的创新与发展、社会体制下人们意识的滞后等等 导致这些问题一直没有很好的被解决,但是随着当下智能电子设备爆炸性增长,信息变得无处所在。信息的高效流动开启了人们自我意识的觉醒,叠加新的技术革命,如 人工智能、区块链和5G 等等下一代技术范式的创新和发展,尤其是随着比特币过去辉煌的10年,以太坊的去中心化理念在全球的推广等等,这些都让我们相信上面我们说的问题是有希望可以被解决的,首先让我们来看看 都有哪些问题需要被解决?

在说到这些需要被解决的问题之前,首先请允许我介绍下我自己,我叫K,信息安全专业,毕业曾先后服务于一些国内一线的互联网公司 专业技能是数据、大数据的系统的构建、统计与分析,后来加入创业团队,之后又作为一名创业者独立创业5年,现在我是以投资人的身份作为我的社会化标签,当然未来我也希望通过Comunion 投资更多的独立创业者。

当我作为一名工作人员 业内也称为码农或是程序员的时候,我也经历过所有程序员经历的一切几乎,有关于组织内部 无休止的产品评审会、技术讨论会、互相推诿与逃避任务的说辞、被动式等待任务、有关于工作时长方面 天昏地暗的996、上下班打卡满足9个小时、中午几点吃饭等等,每天都在拥挤的公共交通和忙碌焦虑的心情中度过,这一切让我觉得世界是不公平的,我付出了996的劳动力和智慧,无论我多做一点少做一点 、主动点被动点 薪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然而为什么老板就可以有专车和豪宅、有秘书和助理 ,这一切对于20岁多一点的我来说 都是困惑(在这份工作中 我接触了比特币,没错是很早期,但是仍然受限制于自己的视野 遗憾的错过,不过这一切给我的印象是非常深刻的,也为后面我发起Comunion埋下了种子),随着技能的提升,个人的时间也多了一些,开始有计划的阅读一些书籍,开始理解了 资本收益与劳动收益的问题,原来我是把我的劳动收益转化成了老板的资本收益,而他用N多个像我一样程序员的智慧凝聚的产品 注入到了公司里,这家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了,最高时候有70多倍的PE,而他赚的是我劳动力的70倍,而我仍然只拿我的薪水,了解了规则后 我也开启了我的创业之旅,这时候我在思考自己作为劳动者面临的问题

怀着对于上市70倍的向往我开始了创业之旅,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像每一位心怀梦想的创业者一样,开启了融资之路,因为对于TMT 互联网 我还是个新人,更没有什么背景,没有什么可以用来作为Title的校友圈子,因此融资之路对我来说显得异常艰难,因为整个国内的私募市场在TMT这个赛道上 头部的风险投资基金就那十几家,互相之间也都有参考和勾兑,且形成了某种程度上的项目协同筛选机制,也就是在中国14亿人口的基数上 每年几百万的创业者都需要去这几十家基金募资,企图获得投资,竞争之激烈已经超越了公平的原则

在一轮轮融资的过程中让我意识到在资本面前,创业者梦想的廉价,低到尘埃里的卑微,对于自我的怀疑和否定,前进与后退的纠结,头部投资机构的垄断与协同构建了无形的壁垒,这些都是创业者前进的主要阻力。好在我是幸运的,拿到了国内顶级天使投资机构的一笔融资,后来陆续又拿到了几轮 大额融资,拿到钱之后也开始了招聘员工开启我的业务,招聘和管理员工是对于创业者来说又一门必修课,当下的雇佣关系是保护劳动者的,但是实际的生产中劳动者与资本家是相辅相成的,并不是对立的,资本家需要劳动者的智慧和劳动转化为资本收益,劳动者需要一份工作养家糊口并从事一些社会性活动,基于企业的雇佣制是当下世界的主流价值转化机制,这个机制让劳动者觉得的劳动报酬被低估,而资本家觉得原创新的想法是核心,同时也承担更高的风险 里应该获得更高的收益,所以有些员工会离职寻找新的工作,有些会被开除闹到仲裁因为劳动保障性问题等等

作为一名创业者 是辛苦的,作为一名没有背景的创业者更辛苦,在资本面前的卑微与在员工面前的敌对 让每一位创业者身心俱疲,但是又无力摆脱,优秀的人才会选择更优秀的平台,国内头部公司吸纳了名校毕业生的 80% 有效从业者,这导致创业团队很难招募到优秀的人才,与此同时 被头部公司吸纳的员工 正在面临我作为一名程序员面临的问题,在当下的雇佣制和资本市场结构下,创业者的脆弱,劳动者的被压榨 是不可协调的矛盾,这也让我开始反思这种机制的合理性和替换问题 ,这时候我在思考自己作为创业者面临的问题

当我结束了创业历程后,我休息了1年,一直在思考和复盘过去的经历,期间结合自己的兴趣开启了挖掘比特币的事情,作为一名矿工需要深刻理解比特币的运作机制,结合我的专业理解起来并不难,这时我惊讶于这种分布式、去中心化的协作之美,日子就在蹉跎与思考中度过,之后当我认为有了一些能力后,也希望可以帮助更多曾经像我一样的创业者可以更平稳更专注的开启自己的事业,这时候结合我过去的经验,我选择成为了一名投资人,作为投资人理论上资本代言人,资金意志决定资本意志,资本意志决定投资人的意志,我总是出于曾经同样作为创业者的面对孤独的同理心想去帮助其他创业者,很多创业者跟我当初一样,带着卑微的姿态去跟投资人沟通与约见的时候总是显得 很不不信,我的同理心被唤醒,很想帮助这些曾经的自己

无奈创业过程中99%的失败率,让资本选择收益导向的标的,这也是无可非议的,因为资本有自己的独立意志,作为资本管理者我也只能选择遵从,这时候我开始想有什么好的手段 可以帮助更多的创业者,毕竟从零碎到半结构化的工作是有价值的,这个价值有绝对价值也有相对价值,能否用更普世的手段让更多普通的创业者可以勇敢的走出来追求自己的梦想,同时面对资本的时候可以更加从容,这时候我在思考作为资本方的问题

当我同时拥有这三个视角的时候,我发现目前的生产关系与价值创造机制上,矛盾几乎是不可协调的

1.劳动者想通过劳动获得更高的收益,但是劳动时间被雇佣制买断,无法创造更多价值 2.普通创业者启动自己的事业,在资本的垄断和人才的招募方面 更是困难重重,这也严重阻碍了社会的创新涌现 3.作为普通的投资者因为头部基金形成了强大的壁垒,在目前的 资本市场结构下,很难获得资本收益,只能坐等货币贬值

因此这是目前结构上存在于劳动者、创业者(企业)、投资人之间的不可协调的矛盾 ,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这个矛盾在不断的膨胀 ,进而引发了更广泛的社会问题

社会的贫富差距在不断的加大

1.AI、Automation 的应用引发大规模的失业潮 2.各行业都存在高度垄断,创业与创新成过高 3.阶层固化严重,贫富差距在不断的加大

我以为是上面提到的矛盾引发了 这个问题,贫富差距的加剧 来自于科技让资本的全球化流动和收益与劳动收益的差距越来越大,而引发这个矛盾的源头就在 当下的组织形式和商业机制(创业机制)

当下商业公司作为主要的劳动力价值转化器去创造社会财富,商业公司主要以股份制公司为主,股东利益至上,中心化雇佣制锁定劳动者的劳动时间和价值导致劳动力流动性受阻,同时股份制公司股东数有限导致普通投资人无法参与其中获得资本收益,货币无法抵挡通胀进而贬值

在具体的方案之前,中本聪给我了很多激励和启发,他一个人设计了比特币网络,设计了去中心化协作机制,同时引入了比特币作为激励机制维系整个网络的运行,这时候作为一名比特币矿工的我吸取了很多思想和经验,同时带着疑问和一些仍然处于萌芽期的理念,我了解到DAO 这个概念,和我想要做的事情很像,但是又有所不同。

当下世界科技的爆炸性增长,新的生产力工具层出不穷,数字公民成为了很多新新人类的社会性标签,信息流动激发了人们自我意识的觉醒,这一切都让我觉得解决问题的时间就是现在,这时候我想重新设计下一代商业基础设施网络,在这个网络上建立全新的组织形式和劳动价值交易机制,让劳动者的价值更自由,同时也能支持更多普通投资者的投资获得资本收益,这一切最后被命名为Comunion,前一个名字是BigDAO

Comunion 致力于创造一个全新的价值转化器,重构劳动者、组织形式和资本之间的生产关系,去真实的用行动解决社会问题,提升劳动力价值的流动性,减低创业者的启动成本,帮助普通投资者获得资本收益对抗通过膨胀,最后的愿景是 希望让劳动价值像资本一样自由流动、交易和积累,缩小社会的贫富差距,提升人们的幸福感。

在2019年我以理想主义者的姿态迈出了第一步,通过Linkedin这个网络寻找陌生但是认同愿景的人,通过一年的时间一共协调了将近50位热心的开发者,基于好奇、学习和真的认同这个愿景,大家就这样聚集在了一起,开始了开发工作,但由于缺乏更深层次的思考以及短视的格局,让我仍然严重传统的组织互动形式在进行项目开发,传统的组织管理形式 叠加松散的开发者社群,最后导致出来的产品就是惨不忍睹的,因此在2019年的结尾,关于2019年的开发总结详见:Comunion-2019 DAO的实践总结 ,就这样在2019我决定暂停之前的开发者模式,构建全新的共识启动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