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union-2019

Comunion 2019年 实践总结

Comunion在2019年3月初以DAO的理念开始正式启动,经过2019全年DAO组织模式应用实践,有一些关于DAO组织的可执行性研究、一些实践经验总结、一些问题与思考 通过这篇总结为Comunion2019 做一个结尾,也为Comunion2010 做一个开端

整体来说Comunion 2019年的发展是有成功也有失败,如果从社群活动的角度来看是成功的,但从产品的角度来说是完全失败的。

在2019年 ,我们通过DAO模式,一共协调了超过60多位开发者参与了Comunion 的研发与推广工作,具体包括产品原型设计、UI交互设计、代码研发、服务器部署与运维、UVU 经济模型、NOW社群的线上与线下的运营 等等 大型且协作模式复杂的工作 。

同时我们发明了一种全新的组织模式 ,命名为 [网链],这是在区块链领域全球首次在Token没有流动性的情况下,基于愿景驱动协调的最大组织形态了,虽然在实际执行中遇到一些问题,但是也引发一些更深刻的思考,收获无比宝贵的经验,用于接下来优化DAO 的实际落地。

经过实践,DAO这种协调离散劳动力的组织结构, 在简单的模式是可行的,尤其在一些在线基础知识型协作领域或是一些技能维度单一的群体内,例如活动组织、翻译协作、文章撰写、产品设计、ui设计等工作 。应用DAO 组织模式,创新性更高,效率与传统组织效率差距不明显,综合上DAO模式更优质一些,在不影响效率的情况下,获得了多维度的创新,但是没有经过商业化的考量,不知道在商业化的时候是否会发生一些效率垄断问题,回归到中心化。

DAO有很多优势相比传统组织结构,经验整理如下:

1.创新性更好,基于共识的劳动者思维更放松,成分更多元化 促使 工作成果的质量更好 2.相对成本低,这里的成本低也是个相对值,综合机会成本,时间成本,资源成本等等 ,只能做到相对低,一旦超过了某个阈值 就反而不适合了

当然缺点也很明显:

1.效率非常低:从我们的实践中看到效率确实很低,人员素质有些松散,不过我觉得这个是阶段性问题,一方面是UVU 还没有流动价值,另一方面 这种组织结构给劳动力带来的交易网络还很小,没有形成有效的交易 ,无法依靠该种模式获得收益,很多人的注意力并没有迁移过来,类似淘宝早期一样,一旦形成了网络,更多劳动者开始依靠该网络生活,则 效率的问题 在配合全新的网链组织结构 会有不一样的变化

2.质量差: 这个质量差只针对大型的复杂系统协作时,例如 Comunion 这种产品研发时,另外跟效率低有一个共同点是没有形成交易关系,如果通过DAO构建起 交易关系,这个时候作为乙方的质量应该会有保证

3.商业化有待检验:DAO如果作为业余的消遣和自我激励是可以的,但是真正进入商业化的场景下是否成立则是个问号?按照目前的经验,全民自治的DAO模式很难商业化,有些所谓的DAO只是打着DAO名义的个人公众号,或是传媒公司,做些拉皮条的事情而已,

在线多维技能协作组合且多人多技能的协作组合中,例如互联网产品研发工作需要不同的前后端编程语言,需要产品,设计等不同角色成员参与的情况下,DAO组织模式的结果差强人意

以上的缺点仅限于表达Comunion这种DAO模式在构建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不针对那些只是把自己的名字命名为xxxDAO 实际坐着拉皮条的推广生意,以及打着DAO名义运作的中心化公司

反思导致缺点的问题有三点:

1.多人多角色成员同时在线概率低

DAO模式的成员在地里位置上是分散的,角色的差异、人数规模 导致同时间错配的方差增大,混乱程度增多,基于去解决某一个具体 的问题,同时协调这些组织成员 同一时间 协作是极大的困难

2.大型复杂任务的长周期特性让多组织成员的稳定性变得脆弱

任务越复杂,周期越长,对于人的热情消耗度 越来越大,尤其是在没有可流动的token 激励地情况下,每个人持续燃烧的热情是有限的

3.基于前两点导致的信心匮乏,对很多成员是个负反馈

基于以上两点,每个人阶段性付出的努力 没有汇聚成 标准化的产品,这个是很大的损失

2019年失败经验的复盘总结:

1.过于执着DAO的概念,导致过于理想化的协调每一个普通的个体,浪费了时间和资源,历史的发展有其主题,世界永远是少部分驱动的,大多数人被驱动,无论DAO 还是其他组织模式,暂时根本上都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因此可能是需要集中少部分优质资源的力量 推出平台,之后开放给普通的DAO个体去使用 ,而不是开始上来就要协调很多普通的个体,后来又一篇文章 DAO是无形,万法归一 是我对于DAO的实践认知

2.过于相信普通开发者的职业精神和信用,为了坚持DAO的初始理念,开始的时候花了很多时间 甚至 19年大部分Comunion发展的时间都是在招募普通开发者去实现Comunion的产品开发和设计,同时也花了很多精力去带毫无基础的人,但实际执行中遇到很多问题的时候,大部分是没有信念的,这个跟能力没有关系,单纯是对于困难的坚持克服问题以及 韧性问题,两版本的开发 都存在很大的问题,甚至2.0的开发最后无法延续,很多开发者已经丧失了热情和基础的责任感,更别提当时对自己和Comunion的承诺了,因此这个是完全失败的 ,当然也为Comunion 后续的发展开启了新的篇章

3.任务完成质量差,这个我以为是个人的职业技能和素质问题,当然也与我们目前没有奖励现金有关系,如果是前一个原因,第二点已经说明,如果是后一种原因则无法解答,只能换种方式

4.每次链接了过多的 节点,导致整个体系的复杂度 指数级增长

基于我们设计的网链组织结构,从任务发起到终端执行节点 设计了多个节点路由,没经过一个节点 任务的沟通复杂度和响应就会对应的延迟 ,同时 多个节点并行的任务 对于整个任务体系的管理和协调 在DAO 的场景下就显得 异常的困难

5.项目管理的内核还是沿用了传统的开发模式

最终的任务开发我们仍然沿用了 传统的项目管理机制, 有统一协调人,同时开展 前端后端的研发,最后进行联调等工作 ,基于DAO的组织模式的特点在任务协作的体现之一是 沟通密度不够,且单次沟通的 信息量不足,因此最终整合的时候 出问题的概率很大,且还原度都很低。因此 需要更换新的开发协作模式,用于大型的复杂系统,并且设计好整体的生态构建顺序 。保持单链路的链接 。

我们的总结

首先 DAO 是成立的,DAO也是刚需 在某些场景下,DAO是成立的见上面Comunion的实践部分,DAO是刚需 是指对于小型的创业组织、超大型的复杂性多元化多文化的多技能的产品服务体系下 ,对于小团队来说,高效的协作,自由的组织能将创新性优质人才的智慧融合,快速的构建出高质量的服务原型,相比传统的创业组织,减去公司结构化搭建、行政报批、员工招聘等复杂的流程,且这些流程对于发起团队来说不是必须的,例如一个科技公司CEO ,早期创业阶段除了要关注核心产品服务的构建外,还要处理办公室租赁,融资,人员招聘,工商局注册,财务报账等等工作,这些工作完全是历程性的,跟公司产品服务的成功与否 相关性不大但是却要消耗大量的时间资源和精力。

另外对于 像以太坊、比特币这种超大型的多元且 复杂项目来说,几乎很少有公司 能负担起所有的研发成本,从管理难度的角度来看就更不现实了

Comunion 是介于以上两者之间的复杂度,相比第一种是复杂的,相比以太坊这种DAO 我们没有流动性货币做物质激励,这也是未来DAO组织的常态性,或是未来其他DAO组织基于Comunion构建的基础设施在货币激励这里会好很多,不过更多意义上类似于股权激励,或是非刚性兑付的债券激励。这是我们目前在探索的事情

另外对于一些公益组织、未来宗教等组织形式应用DAO 模式会更广泛的协调共识,配合新生产力工具高效的扩展组织边界,进而达到无边界的状态 ,随着组织成员的无边界,意识形态的扩展会加速 ,从而衍生出新的 宗教、新的组织模式,用于解决更广泛且现实的社会问题

基于以上总结,2020年我们的重点将是 推进DAO对于 这种场景的实践。争取采用新的 共识机制,全面推进Comunion产品的上线

Q&A

什么是DAO?

关于DAO 的标准答案是 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不过DAO其实没有标准的定义,DAO是无形 的,任何通过明确目标的自组织协作理论上都是DAO,

目前全球有一些知名的DAO项目,但是概念成分多,我理解 真正的DAO 一定是用于解决现实问题,与现实的博弈最后达到一个平衡,同时真正的协调有价值的生产力去用于实际的社会生产。全球的明星级DAO项目一部分重点都在关注Vote ,针对Vote 的核心是 利益相关性和投票意愿,这不是一个 Stakerholder 问题,而是一个 博弈问题 ,很难用理想化的模型构建出一个 试用场景广泛的vote 。因此基于vote这个事情 还是很难标准化的,不同的组织模式的激励方式,愿景认同度 等等都不一样,因此vote是否用于解决社群的问题 我觉得是存疑的 ;

另外一部分也试图去解决协作的问题,协作本质是一种组织模式,组织模式的底层涉及到生产关系和利益分配机制,因此用DAO 做出真正可以对标 传统中心化公司能协调到的大规模组织成员进行高质量的生产是前提,基于这个前提 在结合DAO的属性,让劳动者可以自由的获得劳动价值,真实的解决社会性问题 ,这也是Comunion追求的。

由愿景委员会贯通网链是否会导致精英主义?

本质上是一种博弈机制,愿景委员会代表博弈的一方而已,网链的构建来自于共识,之所以会有这样的问题 是因为 很多权益人放弃了投票权 或是委托了自己的投票权益,但一旦涉及到大多数人利益的时候,如果愿景委员会决策共识不符合多数人利益时,则共识会受损,进而整体都会受损 。

原子化集中突破可能会产生某一节点进行受阻,从而后续任务无法继续推行的情况 会有这样的问题,结合过去的经验,个人离散的开发者在长期无法获得物质回报的背景下 愿景驱动的持续性意愿会差很多,这个是现实的问题,19年最大的问题就是过于相信 普通的个人力量,相信这些普通的开发者会践行自己的承诺和理念,实际上并不是,这一点是深刻影响了我对于DAO的看法,以及Comunion 会切换成全新的共识机制的一个主要因素,但是责任也不再与个人,人的天性使然,核心是没有找到通过DAO模式驱动事件从0-1的激励机制和项目运作机制 ,期待2020可以优化这部分